2018长照体系即将上路,这三年是关键的「练兵」阶段
时间:2020-08-10 出处:N快生活
台湾目前有多少老年人口?281万,佔总人口的12%,这叫高龄化社会,也就是正在老化中的社会。再过三年,到了2018年,预计老年人口比例将超过14%,迈入高龄社会。 老年人口当中有多少人因失智失能而需要长期照顾?依据内政部的普查,保守估计约17%,也就是到了2018年,台湾约有四十多万需长照老人家,再

台湾目前有多少老年人口?281万,佔总人口的12%,这叫高龄化社会,也就是正在老化中的社会。再过三年,到了2018年,预计老年人口比例将超过14%,迈入高龄社会。

老年人口当中有多少人因失智失能而需要长期照顾?依据内政部的普查,保守估计约17%,也就是到了2018年,台湾约有四十多万需长照老人家,再加上非老年需长照人口,大约是老年的十分之一,总共约有五十多万需长照人口。

这是媒体上经常可见的需长照人口统计数字的计算由来。官方数字越来越膨胀,有人算到了八十多万,但五十多万是比较客观的数据。

长照的意思,乃指因为身心障碍或失能,需人照顾六个月以上,但通常需要好几年照顾。以失智来说,阿兹海默症的平均病程,从诊断到死亡约十年。所以说长照是家属的沉重负担,许多人愿意担起照顾挚爱的责任,但因为时间与心力的付出实在太大,不少家庭被压得屋瓦龟裂,摇摇欲坠。

长照悲歌近年频传,有老夫杀老妻、媳妇打死婆婆,还有孝子勒死老母,都是长照问题不能再拖的鲜明讯号,因为再拖下去,台湾将变成一个丢弃老年人的原始社会。

还好台湾不是,国家负起主要照顾责任的长照体系,就要在2018年上路。长照服务法已经在上个月三读通过,而长照保险法也在4日由行政院将草案送到了立法院,进入审议流程。长照服务法审议了四年才通过,预估长照保险法应该不用那幺久,因为民众对于长照问题的重视,已经让政治人物知道,而朝野政党也越来越清楚彼此的长照政策走向。

行政院提出的长保版本,简单讲,可以看成健保的附加险,保费是健保的五分之一,也就是如果你目前每月缴交健保费五百元,2018年开始将要多缴一百元,那一百元就会归入长保基金。此外雇主也需多缴交一百多元,还有政府的一百元,个人、雇主与政府的负担比例为3:4:3,总共加起来一年会有一千亿的长保基金。

3:4:3这样的比例跟健保的3:6:1不一样,原因是雇主不愿意再负担那幺高的保费比例,只好由政府吃下。政府的保费支出哪里来?目前决定由房市合一税与菸捐调升而来,大约一年可增收三百多亿税金来做长保。

2018长照体系即将上路,这三年是关键的「练兵」阶段

一年有一千亿,就可以提供很好的长照服务。规模上,比现行的「长照十年计划」财源至少多出三十倍,而提供的软硬体也会有官方认证与把关,品质更有保障。未来申请长照服务,民众需自付15%的费用,比健保稍高一些。比如入住安养院如果一个月费用三万,民众只需负担四千五,其他由长保负担。

这将大大减轻家属的经济负担,也可以提升安养院的照顾品质,因为在目前的完全自费之下,安养院只能压低成本,因陋就简。台湾目前有六万张安养院床位,但入住率顶多八成,理由就在于照顾品质良莠不齐,老人家与家属非不得已,都不愿意考虑。

然而有了长保以后,景况将会改观。以日本来说,2000年实施长保以后,小型团体家屋纷纷成立,以九人以下的温馨家庭式照顾环境取代传统病房式大通铺,老人家不会感觉是住院,接受度可以增加。

民进党以为长照必须走社区式,不需机构式,这是错误观念,要知道有少部分老人家失智失能太过严重,无法继续待在家中、社区日间中心或喘息单位,必须住到全日机构。当然社区照顾还是最重要,也符合多数老人家的意愿,但以国外经验,社区与机构式的比例大约七比三。

2018年长保就要上路,有人担心长照软硬体够吗?当然不够,但还有三年,可以加紧脚步补足补强。有人认为必须等到长照网络建置妥当再来实施长保,这也是错误观念,要知道没有财源,民众负担不起,照顾机构没人使用,根本无法建军练兵。长照网路有了基本架构,就应该让长保上路,边用边建,边建边用。

还有三年,该怎幺补足补强长照服务网络?居家服务必须开始扩增,食衣住行的各类服务模式要怎幺做,应该告诉民众,比如洗澡车,开到家里帮老人家洗澡,台湾要不要引进?日间照顾必须大幅扩建,行政院一年前拟定的「一乡镇一日照」,进度如何?日间照顾是中流砥柱,可以减缓老人家进住全日照顾的时间。未来也可以开办「夜间照顾」、「周末照顾」等等喘息服务,让家属获得部分休息。最后还须鼓励兴建小型失智之家,这是目前台湾最欠缺的照顾模式。

失智老人家的照顾,与中风、骨折或其他慢性失能老人家不一样,失智老人家活蹦乱跳不受指挥,必须想出有创意的照顾环境与技巧,这是目前长照讨论里最被忽略的议题。

再等三年,2018,长保就要上路。失智失能的阿公阿嬷们,请好好保重,国家就要来照顾你们了。

长照是国民集体大孝,国民彼此孝顺老人家,今天你照顾我阿公,明天换我陪伴你阿嬷。当然其他儿少青壮身心障碍同胞也会获得更好的照顾。长照不只是一个国家的社会福利提升,也会改变一个社会对生命的看法,如果人老了,或者身心障碍了,不会担心无人照顾,那幺所有国民在人生路途上,将可以更加没有后顾之忧地往前大步迈进。

延伸阅读:

《长照法》三读通过 76万家庭、228万人将受惠 台湾準备迎接长照时代的到来:让失智失能长者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是世上最有意义的事之一 蔡英文为什幺会认为一年三百亿就足以做长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