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拉4月2交棒‧谨见元首请求呈辞
时间:2020-06-17 出处:N快生活
(吉隆坡)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今日(週六,3月28日)宣布,他将于4月2日(下週四)觐见国家元首端姑米占,要求陛下批准他卸下首相职务。他说,如果获得国家元首的批准,就会拟定交棒正式日期。阿都拉是週六在第59届巫统代表大会最后一天会议主持卸任党主席的辩论总结时,作出这项他将从党政引退的宣布。他说,他把巫
伯拉4月2交棒‧谨见元首请求呈辞(吉隆坡)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今日(週六,3月28日)宣布,他将于4月2日(下週四)觐见国家元首端姑米占,要求陛下批准他卸下首相职务。他说,如果获得国家元首的批准,就会拟定交棒正式日期。阿都拉是週六在第59届巫统代表大会最后一天会议主持卸任党主席的辩论总结时,作出这项他将从党政引退的宣布。他说,他把巫统交给新任的党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全力去领导,并希望巫统在他的领导下茁壮。不过,阿都拉较后在记者会上宣布,他辞去首相及国防部长职,但将保留巫统槟城州联委会主席及甲抛峇底区部主席两个党职。但他在记者会上拒绝透露交棒的进一步详情,只是重申他会觐见国家元首,一切稍后再谈。阿都拉强调,他并没有全面退出政坛,因为他仍然保留巫统槟城州联委会主席及甲抛峇底区部主席职,而会一直为党作出贡献。他打趣说:“我不是消失了,我不是去了外太空,也不是离开马来西亚,我能够以其他的方式为党贡献。”另外,询及他引退会否带有伤感的情绪时,阿都拉满面笑容地说:“没有,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不怪慕尤丁逼宫在宣布移交首相职权给纳吉之前,首相阿都拉终于对新任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当初的“逼宫”行动作出回应。他声称,儘管慕尤丁的做法不好,但他没有不满慕尤丁,反而原谅慕尤丁的所作所为。他是在为巫统大会进行卸任党主席的辩论总结时,在将近尾声之际,突然提到慕尤丁。“慕尤丁,我要在这里跟大家说,我不曾生气他(慕尤丁)。”此话一出,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阿都拉表示,由于他之前没有回应慕尤丁的谈话,以致外界以为他生气慕尤丁。“其实,我没有生气他,虽然他这样做是不好的,但我真的原谅他。”阿都拉以平和的语气说。在这之前,慕尤丁被指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同声同气,不断向阿都拉呛声,并要求阿都拉辞职谢罪,以表示他对国阵在308全国大选失去5州属的失败作出交代。凯里名字出现就被嘘伯拉称就像当年安华对女婿凯里的名字在巫统大会上被提起就会引起嘘声,首相阿都拉在记者会上,引用前巫青团长安华当年不受欢迎的形象作为比较。“凯里就像当年的安华,当时安华只以10张多数票险胜对手,起初他也不受许多党员的欢迎,但他凭着努力,很快建立一个强大的背景,久而久之大家都能接受他。”他说,虽然安华过后被开除党籍,但那是安华的错,并非巫统的错。他认为,有些人讨厌凯里,也有人喜欢凯里,喜不喜欢一位领袖是个人意见。问他会否给女婿提点,阿都拉说:“我不再是党主席,让凯里去闯吧,我相信他十分清楚自己的任务。”有外国媒体质疑阿都拉是基于无法完成自己定下的肃贪工作,这才引疚下台,阿都拉反驳说,肃贪并非2天或2年内可以完的工作。维护马来人、照顾全民伯拉吁执行斗争原则首相阿都拉週六宣布退位之前,在巫统和国家作出一项谕示――执行“斗争原则”(Rukun Perjuangan),以尊重所有人民的法定权益。这项原则强调维护马来人和土着的特殊地位,同时照顾其他种族的合法权益。他说,“斗争原则”的宗旨是建立在一个获得推崇的宗教、自主的国家、有尊严的民族,以及繁荣的经济。他在总结辩论时指出,巫统不是为了私利而生存的政党,而是为了民族和国家服务;因此,巫统的斗争必需回到原有的斗争基础。他说,这些原有的斗争基础是协助人民脱离贫穷、为弱势者仗义执言、公平对待全民,以及保障人民的繁荣。他披露,“斗争原则”是依据《可兰经》、国家宪法、国家原则,以及民情与习俗作为轴心。“我与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讨论,希望巫统最高理事会议通过‘斗争原则´。”阿都拉与媒体问答录问:你有退休计划或假期吗?答:目前还没有任何退休计划,我也不会享受悠长假期,只会休息一阵子,不会太长。问:你会学习敦马,写部落格过日子吗?答:哈哈!落部格?我没有啦。问:退休后的你如何继续贡献巫统?答:巫统有需要我的地方,我愿意作出贡献,如果不需要我的话,我儘量安静就好。问:前首相敦马哈迪忽然出现在大会,你们有任何交流吗?答:我和敦马在会场上碰面,只是相拥及互相问候,没有其他交流。问:敦马不停批评你所领导的政府,你有何看法?答:我从来没因为敦马批评而受到影响,全国有谁不知道敦马的为人?今日之最最好笑笑容:慕尤丁巫统新任署理主席慕尤丁这几天忙着谢票,把脸颊都笑“僵”了,所以,当他一脸严肃上台致词却突然“傻笑”时,滑稽的模样赢得观众拍掌发笑。他过后致词到一半时,又无故望着观众席笑一笑,然后用两只食指挤一挤脸蛋,显示他笑到近乎“僵硬”,再一次搞笑的动作引起全场拍掌大笑。据闻,慕尤丁自走马上任后,因为身边多了保安和随从,并且以一幅严肃的脸孔示人,所以让人误以为他在摆架子。不过,他脸上缺乏笑容,似乎是连日来忙录奔波感到疲累所致,因此,当他在众人面前一笑时,即能引起笑声,甚至掌声。最佳场面炒手:阿末扎希新任副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週六在巫统大会致词时,公开力挺遭禁选的原任副主席莫哈末阿里,他以“我的朋友”称呼莫哈末阿里,呼吁对方不要担心,因为他日一定还有机会重来。全场代表听了,即时发出欢呼声,并站起来给莫哈末阿里一个热烈掌声。接着,阿末扎希再次发挥康乐组长的本色,激昂地表示,他会全力支持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领导,并逐一要代表们给予纳吉、巫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报以掌声,最后再促请全体代表起立,给予这个巫统最高领导组合掌声,以示对新领导层的信任。台上的纳吉及慕尤丁也起身鞠躬,对代表们的掌声作出回敬。这时的场面已被阿末扎希炒得热烈沸腾,但他还不死心,原来好戏还在后头――七情上脸的他显得激动万分,他表示:“还有一个人不能忘记,就是巫统最德高望重的领袖――伯拉。”场内代表的情绪这时已达到最巅峰,欢呼声响彻整个默迪卡礼堂,全体起立向阿都拉致敬。阿末扎希也领导众人高喊三次“伯拉万岁!伯拉万岁!伯拉万岁!”阿都拉也起身鞠躬回敬。阿末扎希在结束前,又再次呼吁全体代表站起来给所有新任巫统领袖一个掌声。整个场面又被一波波掌声推向高潮,看来阿末扎希不当部长,不妨考虑当活动搞手,绝对胜任有余。阿末扎希在致词时表示,很多代表在辩论时都提及宗教课题。因此,他强调其他宗教都不能质疑“阿拉”的力量,他促请其他人不要挑战马来人或回教、不要把马来人或回教推向墙角、不要玩弄宗教课题,否则马来人将站起来做出反击。最多喝倒彩声:凯里凯里週六首次在巫统大会台上以巫青团长身份发表总结演说,一改往常嚣张和傲气的作风,全程展现谦卑、虚心向学的态度,使代表报以的掌声多过喝倒采声。这时,只有竞选输给他的基尔,一直在台上咬着口香糖之类的东西,对凯里的说话几乎是毫不动容,毫无掌声。但是,当被禁选署理主席的马六甲首席部长的莫哈末阿里上台演讲,只要提到凯里的名字,全场就“呜”声四起,声音长到迫使阿里要停下说话。阿里提到凯里两次,代表就“呜”足他两次,只见凯里露出微笑,与他同一个派系的妇女组主席莎丽扎有说有笑,仍然表现谦虚的态度。最多喝彩声:莫哈末阿里作为台上最落寞的领袖之一,卸下副主席职的莫哈末阿里反而赢取代表最热烈的喝采和掌声,让阿里深感安慰。原本,坐在新任署理主席慕尤丁旁边的莫哈末阿里,看来木无表情;但当被叫上台演讲,全场马上欢呼;他满脸笑容走向讲台,并转头向与他同样失意的落选最高理事阿莎丽娜打招呼。阿里充满“酸葡萄”心理和自嘲的说话,引起不少代表的共鸣,掌声响彻厅堂,左一句“与我同样命运的朋友”,右一句“不要灰心,世界还没有末日,週日(3月29日)还不确定”,全力勉励“同是天涯失意人”的落选领袖。结果,阿里讲完话后,全场大半的代表站起来拍掌,使莫哈末阿里“风光”下台,趋前隔着新任党主席纳吉和首相阿都拉握手。最言词乏味:希山慕丁身为教育部长的希山慕丁週六在巫统代表大会,撇开以往巫青团长“激昂”的形象,不但照稿唸,而且针对多项教育课题和教育政策作出总结时的表现,犹如教育部长在国会作部门总结。现年47岁的希山幕丁当选巫统副主席后,形象也迅速作出改变,所发表的演词也少了巫青领袖惯有的“火药味”。不过,贵为副主席的他努力做好準备,只需要照着手上的原稿,并加上一些深重的语气和表情即可展现其巫统领袖的风範。只可惜,令人有所期待的希山所发表的课题大多着重在教育和教育领域,与部长在国会作部门总结时无异,令人感到乏味。‧2009.03.28


上一篇: 下一篇: